陆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119|回复: 86

[散文] 陆良女人之一——那个女人,邵树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15 19: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已子 于 2013-3-3 19:28 编辑

  母亲胃出血住进县医院。我和兄长接到电报后赶忙回去。
  母亲危险期已过,因失血过多,母亲苍白虚弱地躺在床上,向一片被严霜浸扎过的叶子——吃力地睁开眼,向我和兄长笑笑,那笑露着盼到我们回来的欣慰与踏实!
  ——我突然意识到:母亲已经老了!
  母亲已七十多了,可在我的意识里,从来没想到过!多少年了,就这样,一年一年的,我们从小长大,到成人,成中年了,可却从没有想到过母亲已老了………
  我们兄妹六人,都已成家,出门在外,一个一个,长大了,就飞离了父母,现在,家里,只剩了父母双亲!
  那时父母是年轻的,我们兄妹六人小鸟依巢,家里热闹而温馨。如今我们成人了,父母一天天衰老了,身边却孤寂了……..
  母亲声音沙涩地说:“不叫你二姐发电报,收到电报你们以为又是什么大事,都要急着跑回来”——我和兄长听了,心里都不是滋味!
  二姐说,那天母亲从早拉血,到了下午四点多,越拉越多,支撑不下去了,才艰难地走到二公里外的二姐家,二姐赶忙找了车送进来,医生说,已很危险了!
  两天后,二姐、三姐、哥、妹四人有事都走了,留下我和大姐在医院。这时我才得审视这病室内其它的人。
  房间不大,横竖放了五个床,只有窄窄的过道。母亲床尾住着一个女的,看她床尾的卡上知道她叫邵树莲,二十七岁。穿一件红底白花的大袖衣服,一条青色绦卡裤子,一双解放鞋,她说,这种鞋子耐穿,爬山不打滑。黑而透着腊黄的脸,两根齐肩的粗辨子,顶着一条现在女人极少用的粉红大花头巾,下面又戴了一顶草绿色军帽,刘海梳得齐整而光亮地从军帽下露出来。一双明亮又灰淡的大眼睛,总露着笑意,两颗包牙不很白却很干净!
  当她抬着锅,拿着些青色的蔬菜去煮饭时,我才猛然想到这两天都没看到过照顾她的家人。——她原来是独身住院!
  我不仅有些颚然!
  大姐问她到那里煮饭?她说去医院旁的一家饭馆煮。等人家没有客人时,火闲着便煮煮。
  大姐说,人家要不要钱?
  邵树莲说:“我跟人家说说人家就不要”。
  ——她跟人家说什么,人家就不要钱呢?
  她又说:“只是遇着男的不在,他媳妇,那个婆娘就会问我要五角煮一回!”她嗓门很大,脸上还笑着。
  我说,怎么只见你煮青菜做菜?
  她笑笑不答。就抬着东西出去了。
  ——我感到我的问话很唐突!
  母亲说:“这个女人也真可怜,生病也没个人来瞧瞧!”
  我们在一个朋友家做饭,拿来给母亲的饭菜,母亲总要扒些给邵树莲。
  晚上在一起说闲话,她说过两天她爹就会送钱来。——才知道她现在可能已没钱用了。她说每天打针拿药总要一二十块。每天医生查房开过药单后,她总是自己排队拿药拿针水,拿来后躺在床上等护士来!
  她为什么会一人住院?
  晚上她和我们说了。
  ——她说,儿子被人家害了;老公吃农药了;婆婆、小叔子又不管她,娘家又没有多余的人,况且还有两个小娃养在那里。刚住进来时,姐姐陪了她几天,家里事多,也回去了。
  她说得很平淡!
  我、母亲和大姐却都很吃惊!
  她自言自语地细说:“我有三个小娃,一个儿子,两个女儿。”我知道她住的那个地方计划生育的国策比别的地方要宽松些。“大的两个都是姑娘,所以才要了三个,第三个才是儿子,五岁了。我们村里的村长,分田地时不公,被我噪过,我儿子那天可能是拨着他家的一个萝卜,就给他打死了。他以为拖到离他家田地远处的小石桥下,让别人以为是自己掉下去掼死的。狗日的还把血路都铲了。”——她好像讲别人的事,口气很轻松:“我儿子一头的血,我抱着去狗日的家找他。”
  大姐说,你怎么不赶紧抱着去医院?
  她说:“早就死了。一点气都没有了。狗日的村长不在家,有人说他在田里做活,我就去田里找,他瞧见我抱着儿子一路噪着去,他马上就跑了,我追不着,就又去他屋里,在他家堂屋中间大哭大闹。”
  “他就去乡上把乡长干部喊来了,乡长、书记劝我先把人埋了再说。我不理。我直是哭得死去活来。抱着我的娇儿。”——这时,她才叹口气说:“我那小死鬼太凶(本地人指非常聪明),嘴又甜,见人就喊,又长得胖敦敦的,村里没有一个不喜欢的。在屋里,还会和人叙家长,问家里这样的事、那样的事,象个小大人。那两个丫头死一个我都不会这样伤心………我哭得死去活来,只是不准埋我的心肝!后来,天黑了,我那死鬼才从远处田里做活回来,乡干部连哄带嘿地叫他说服我把我的心肝埋了!”
  母亲说,就是你那死去的男人吗?他也不找村长闹,倒叫你把儿子埋了?
  邵树莲说:“死鬼是个日脓胞,怕那个孙子村长怕得要死,他那里敢。又还是同姓一家,排辈份是他大爹。第二天,我去乡上找乡长,他们说人命大事,他们管不了,叫我到县里找法院。我来到县里七问八问才问到法院,开始人家不理,我死乞活赖,人家才问我的案子,记在纸上,叫我按了手印,叫我回去等着”。
  我插话,这是哪哈了?
  “去年冬月间的事。我一等就到了收萝卜,推丝子,晒干,卖,挖田,一大堆子的事,又到过年,忙得要死,法院没通知,我也顾不得来问。直到过了年,二月里我来问过,人家还是叫我等。我又找到县妇联,人家也录了我的话在纸上。”
  “那死鬼男人,从死了儿子就一直没有精神,活也不做了,一天到晚拿我出气,动不动打得我要死,说我断了他的根。我是计划生育绝扎过的,我说我们苦钱去做手术,还可以生。他说到那年才苦得够?又要盖房子……..他就这样天天喝酒,心里总想不开,不迟不早,就在过年前二天,我出去赶街买东西,回去时,一开门就见他把好点的衣服都穿齐了,喝了农药死在堂屋里……….”

  “过了年,从三月间开始我又得病,在乡医院住了一个多月,花了三百多块钱一点都不见好,叫转来这里住,我不想来,在屋里睡了一个多月,我姐姐把我硬送了进来,一恍又住了二个多月了,现在觉得好多了,肚子也不象以前那么疼了,头也不太昏了!”
  这时她笑笑说:“再住几天我想出院,这里住得我怕死了”。
            “过几天我爹怕会来瞧瞧我啦!”——她一脸的思念、、、、、

     我、母亲和大姐都附合着她说:“会来会来!”

  过了两天,她的六十多岁的老父亲真的来了,带了些自家种的青白苦菜和一块半公斤左右的腌肉。那肉有肥有瘦,肥的每餐煮蔬菜时切一小块放进去做油,瘦的分几顿煮成汤。邵树莲可以不去煮饭了,她可以向别的病人那样躺在床上等老父亲煮了端来。吃饭时,老父亲不肯吃那煮在菜里的肉,邵树莲非得让他吃,父女俩推来让去,老父亲刚脆夹些蔬菜在碗里躲到外面去吃……..
  
   老父亲在了两天,为她煮了两天的饭菜,拿了两天的针药,留下二百块钱,赶着回家去了。——家里事太多了!老父亲说。他对女儿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等病全好再出院,钱,他回去拿来,莫愁!

  邵树莲说:“我哪里是愁钱啊?把养着的架子猪赶去买了还没有个三四百块?等玉麦扳了,随便也能卖个一千多块,还不够我医个病?”她边说边笑,像是这些钱就在手里!

  母亲出院那天,邵树莲还住着。她对我们说了一遍又一遍,——她家的村名,怎么坐车去,只要翻过那个山,多远的路,就到。很方便的。也没多远!说她们那里没什么好东西,但玉麦,芋头,干萝卜丝你拿得动多少随便你拿!母亲、大姐也把我家的村名和怎么去告诉了她,叫她病好了得闲就到我家来玩。

  邵树莲把我们送上车,一直站在县医院外的路旁目送我们,我们走了很远,我回头还见她站在那里!

  后来,母亲总叹息说:“那个邵树莲也真是命苦!”
  大姐说:“我们要是去她家,不知会有多人情!”

  我却总想,那么多的不幸,为什么她脸上总笑着?——这个小山村的,二十七岁的女人!
  她笑着,笑着,生活着,在医院,在家里,那怕是独身住院,自己拿药煮饭,那怕是死了爱子,无人申张,那怕是死了丈夫,无处可诉……..
  ——那个女人,邵树莲!
                                   94.12
附记:记得邵树莲是大莫古镇爱位村人,如果有那边的网友知道这个苦命女人的近情的,请在此介绍一下!



发表于 2013-3-3 15: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已子 发表于 2013-3-3 15:19
感谢光临!

希望早日看到你的大作!

农村失去独子的家庭和城市的失独家庭一样,身心天天被折磨,他们才是应该享受低保的人。虽然现在外出打工人多,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多,最起码这些人生活还有希望,而这些失去孩子的家庭已经对生活绝望了。造孽呀,这个社会,该照顾的没有机会,不应该享受补助的竟然肥肉上加膘,怪不得持续干旱,这是老天爷对这些无良人的惩罚吧。

点评

非常对,顶一个。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10 12:37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3 10:3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邵姐人善良,楼主很有文采!看此事迹,微笑是一种力量,人家自有真情在!楼主是感性孝子!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5 19: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刚才突然翻到这篇过去的东西。想到那个可怜的女人。发上来,愿有人知道她的近况!——愿她一切都好!
发表于 2012-10-15 20: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这是94年的事情??
发表于 2012-10-15 20: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是爱位村的……村子太大了……我长常年不在家对老一辈的是不清楚
发表于 2012-10-15 20:30: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这两年的事啊……我晕……没听说过啊……不过回家也只在家一两天……唉……
发表于 2012-10-15 21: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坚强的苦命女人,希望有知情者,说说她的境况如何,很想去看看她。
发表于 2012-10-15 21: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坚强的女人
发表于 2012-10-15 22: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年的事情啊,好可怜,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啊。真想去看看她。
发表于 2012-10-15 22: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邵树莲,中国山村妇女含笑的悲苦!
发表于 2012-10-16 11: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是个不幸的女人,但她很乐观,愿她能一辈子这么乐观的生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陆良网 ( 豫ICP备08002571号 )

GMT+8, 2022-8-8 02:52 , Processed in 0.049969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