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65|回复: 7

[历史] 陆良古今天地倾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9 19: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陆良古今天地倾诉 (史述/10875字)
                                              曾国鑫
   陆良为滇中以南北盘江流域为界的古“劳浸靡謨族”之一域,荒凉的山林水泽为之地表状象;故汉史续西楚将军“庄蹻开滇”分置时就按其泽及史来源命之名为同涝,后汉时意改为同劳县,后因其意仍暗含古“百越涝浸蛮夷之地”的岐薄之义,晋取续汉高祖同词同义近音而意涵更阔之名而改称为同乐县。其址在原明朝曲靖越州卫至陆良卫之间——其两卫之分野,以古称泸水的南盘江为界:东片以现曲靖潦浒、彝语“猫猫石”至陆良板桥河南所形成泻湖“中延泽”境叫六凉卫;西片以曲靖越州至现陆良响水坝板桥河北至陆良芳华竹子山接现马龙一部为境,称越州卫!
   时,三国相争:蜀汉诸葛丞相靖滇平孟获在泸水抛面膜馒头祭慰亡魂归渝后,爨姓承汉火德兴起于宁州延唐·宋伍佰年左右以称正朔。后为唐朝异牟逊南召国兴起败战西迁,变服后又为宋时段氏大理国灭姓失去踪迹,仅存爨地碑墓落荒于野被掘呈文为据!因该地为汉夷(彝)杂居之所,语言意通音异,故蛮名休纳·瓦子,讹为瓦作(彝语,既“天王水乡”也既“同乐”的意思)。南有古楚庄蹻驻军后遗於草地漂浮沙洲之上者曰鲁昌,东邱雄山头有名曰“小鲁(箫鲁,庄蹻滇王对该部将封地之名!)峰”,由其阳坡雨麦洪一路沿石垒烽火台遗址至现召垮、泸西为其(遗憾的是:这些至20世纪80年代仍存的故址,竟被后来的土地承包和当地考古部门的无知、无意,给当做普通之“羊厩”毁于一旦而不存了!)联防旧治余所。据称是为后楚国“庄蹻开滇”一部楚人后裔,就因爨的兴起而移住于鲁昌县治台地之上(该址地台由于受当时地表水线及景致“西桥倒水”涌流沙淤的抬升作用,和所有湿地沼泽沙洲的形成一样,要比原西桥下泄水线“乱石滩”落水壅塞带略高一些,周围经常一片水泽草煤的存在,很便宜冷兵器时代安营防守。与后来土酋知州龙海所衙“旧州”所址地势相似,故有了“六凉城漂浮于荷叶之上”,及现华侨农场马坊“泽中被淹,龙海山头必挂浪渣”的传说至今!)沿设自固,多有对后来各时政权“只服管,不服调”的情节义事发生……其沿自明朝洪武年间,由于朝政管理赋税的不断加深,严重影响了其一干楚裔后人的生活,于是其部刘氏兄弟五人起事造反,被西平侯沐英带人剿覆并对该部后遗进行了长期的掸压伺嚇管理。从此,在地点上遗留下了现异变为“四河”的地名及头领名号外,还留下了当年其城破后的“鲁昌禁哑”严管所转述成“鲁昌静蛙”的神密谣传余今——据近些年兴起的家谱续写调查,本地一彝族刘姓就称他们不属于明朝后中原汉族刘派,而属于当地更早的陆良故族刘姓后裔,但具体什么情况及来源自己们又说不清楚,足可以证明此事存在的可能性很大!
    而做为权管之土,原陆良其域领现曲靖越州、东山和罗平、师宗、石林(原泸澜或路南)、宜良一部及现陆良全部,面积为4500平方公里沃野左右无定。南诏国时爨姓族人战败,被西迁改服后,蒙氏诏称原地为“夔鹿弄川”(也叫吾彦甸),并一度时期秉承大宋正朔为樑洲及泸樑王故属地之一;大理国段氏时期爨姓氏族又被奴役强改姓氏而覆灭后,续住白、夷族民曰落温部,隶属当时为蒙温部的路南州管辖。后大理国衰政乱,滇东片区沦为鬼蛮(滇东北及黔西地区居住的乌蛮诸部,罗氏鬼国地方,蒙古人称赤秃哥儿)诸国黑夷另部“些摩徙”组建的自杞国域并含盖陆良而归属师宗、弥勒大都域领。而就是这“些摩徙”乌蛮鬼国的崛起,原以夷族“雄”字辈为尊的曲靖马雄、六凉邱雄、罗平罗雄等一系列贵族酋长,也不经意地就变成了以“宗”字辈如师宗、杨(漾)宗、维宗等鬼主为尊的结盟统治格局。而其泸樑当地官址既为“宗杞(现中纪)”之名,在其后被元帝国忽必烈所属拖雷部所灭,并由在其侧名吾鄂多斯(既《紫溪龙迹传》里误称的“吾尔多寺”,现名“茶花”原名的“察哈尔”,蒙语意“军帐”驻地的意思!)部的驻军对其进行掸压管理。行政初为南宁路管辖,从而也就彻底地结束了这个开先由“夜郎自大国”发展转化过来的“杞人无事优天倾”无文字小国的命运,其族人开始向周围四地逃亡搬迁,以至于现多地纪姓、计姓、姬姓、季姓的家人在谈及家族史时,都会说他们的老家原在云南泸樑的纪家坡等等。元朝至元十三年(1276年),蒙属波斯色目人将领赛典赤·詹思丁对滇政改,使开先“路领制”把以云南曲靖中心(含“陆樑”)为广西南宁路管辖的行政体制,改为了以昆明为中心的“云南行省制”并带来大量色目部队协理蒙政后,当朝便依古例及宋属南召国先期将云南划外称为“樑州”的习惯,把滇池以西敕封为“滇王”,以东至现贵州惠水、广西一部敕封为“樑王”,而把“樑王”之第六支的帖木尔王子,荫袭原落温部改封给了泸樑洲并于小堡子囤驻,并由此开始了当地的军治“以牧养耕”的生产方式。原泸樑洲地名由此异化为“陆樑”,于现旧州城建衙行政,权领二县:一曰河纳县,域领现小百户北山以南,酸性红壤地及西南喀斯特丘陵地貌楔合标帜线覆盖的大莫古、召夸至师宗雄壁、泸西、路南等山区地貌一部;二曰芳华县(又一史称“天花县”,“天华县”),域领现芳华、小百户北山以北黄、白胶泥质土壤交错带及马龙、曲靖牛山、竹子山区一部,并实行了“蒙、夷羁縻双官,色目回回协理分治”直沿至明未清初的“反土归流”统治。现小百户原地名大河沿(鞑合彦)、打鼓(鞑咕)、罗贡(原名勾司鞑村,意为对陆良彝族三大耍山节聚会地:雨麦红,梅支壑,垸家壑及九乡等的控禁管理官名之一!)、炒铁(槽蒂)、章柏(臧布)、庐大山(露鞑赛)、硝垌(啸动)、赫斐(郝翡)等等的汉化地名和故道存在,既是当时做为这种蒙、彝、回族及信仰等混居现象,出现的政治、交通、畜牧生产主活动场域的繁荣遗存。

  

 楼主| 发表于 2019-9-9 19: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洪武十五年(1382年)明朝军队从马龙、曲靖越州一路沿江、河峡谷突入陆良大泽而惊诧眼界洞开后,云南镇守使沐英侯爵特于六月巡视这块有别于滇坝它址的大地时,感觉寒冷不禁而抬头省视四围之山风吹之曰“信是深山六月凉”(此一原话的录出,证明了直到此时起,陆良整个的坝子在全面实行移民囤垦之前仍然还是在水泽之下,所以兵营、囤垦之居也就安扎于山地之上!)便又将地理数名的“陆樑”改称为气候之属的“六凉”,而与贵州省夜郎故地现名“六盘水”的凉都齐名。再,又因该地多水,整个坝子形式多淹没於水下且又遭周围的千山万壑险峻幽境、松森杂木密林所包裹,仅有少数沙洲受地下水线抬升作用矗露水面时隐时浮、变化万千,水汊滩涂之多、整个平坝基本没于水线之下而漂浮许多蓼芦水草湿地并盛产金线鱼(当地俗称做“丰产子”)等多种鱼虾蟹蚌一族,故谓之“宗颜(第六代樑王帖木尔·宗颜既龙凤、龙海之祖名字)泽”,是为云南高原第三大淡水湖泊!而就因为这个“宗颜泽”水域的无定存在,所以现坝区除少数几个因湿地蓼芦堆积形成的沙州有人居住外,整个陆良官道和地域统治的形成,基本都是沿山环湖放射设置。而基本没有现今行走于坝子中心、四通八达乡村车马大道的存在——就因为有这个现象的存在,现代的一些治水学者或文人,每每将陆良号为“滇东大泽”称谓,但实名无考!
         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因民稀少,革其县以并于州,属曲靖道府管辖。从此一时刻起,由于明朝当局对西南大规模的军囤、民垦开发,虽然陆良坝子从此有了原“牧耕养农”向“全面农耕”转移的趋势,真正开始了以水利开发为特征的“水线后移,居民增多,牧民减少”农业生产,南乡马街则出现了以“手工业加工、从商”的现象,可当时政权仍沿革维持对当地汉、土族的主流官·土酋羁縻并治现象,出现行政区划与管理区划混乱的情况一再发生:如开始由蒙温路南洲领导,后又变为澄江府管辖……而后又由六凉阿资引兵“紫溪战役”阗灭原旧知州土官龙海后,敕封其“一马之地”管理路南、泸西、弥勒、华宁、宜良多地土族等等的现象,使得地域管辖和地界版图认定困难,地名交叉互混(就因为这现象的存在,竟然有许多史书将产锡之地的滇南个旧、蒙自也跟由其陆路转运,水路上岸的六凉也扯成为了一处地方!)的现象多处存在——这种存在,已由1638年徐霞客进入云南后对六凉的中延泽(此刻陆良原名的“宗颜泽”正式易名“中延泽”成为事实!)至曲靖的滇境唯一水运路途考证,和向西横穿直上昆明做了比较详尽的描述和佐证!最典型的如陆良因这独特古地中海扬子礁盘和新生代造山喀斯特地质地貌交错而形成的风景域名:“三山四水八大景致九庄廿六堡四营九冲廿七所卅六哨九寨十八湾”里的很多地名归属,除说明当时居民多逐水就高聚居生活外,很多住址就与周边弥勒(密乐),路南(泸澜,现石林)多有渊源绞合,无法域定而很混淆、难于精准并弄明白!清朝康熙裁藩后云南设“三迤道府”管理,而陆良地处东、南道之间,联系之前的土、流官羁縻行政地域习惯认定不清,再加上以泽沿山根为居住囤垦地的原“龙海牧马场”马街南乡一带水线,由于西桥乱石滩至西华寺间的松山——青山支脉隆起,不断被泻湖超高水位寻找改道出口的自然力量冲涮成渠、人工开挖“深沟”或路道引流至其地下溶洞(如原西桥比较有名的“老官洞”、摆集段的“五元洞”及现乱石滩片多处已被淤埋的落水洞等——现这些高地开挖时大量的土层堆积,下层石灰石螺蚌化石攀付现象可以佐证该现象的存在……)以入伏至地下河内,并因这些水流、“深沟”及下泄溶洞的不断被堵塞无定,而造成湖泽水线不断地伸伸缩缩、生活无定,由此不得不以元蒙龙海家牧养马匹的生产方式,改而组织成大量外出马帮贩运的商业模式,就此引起了“马帮交流”的山歌传说、影响等等文化流行,所以一忽属东、一忽又领南……时名虽属曲靖东迤道府所辖,但民意行政意念归属多岐不一而与现红河州相联为主!其间的道路与人口的聚居情况,由于爨夷与元朝蒙族历来有择高避风、近水地流动为居的风尚习俗存在,基本是以现坝子四周的高山、丘陵聚居并形成了四条故道放射如下:一,既马龙经陆良的“大(鞑)庄”;二,陆良到罗平广西的现“白塔(鞑)”;三,陆良经路南现石林到泸西、弥勒现红河、文山州的“北大(鞑)村”;四,陆良马街经皇家山脉后羊圈房经师宗出广西、文山州的四条路。其它的路,都是清朝、民国以后新修的,算不得古道了!

点评

陆良古今天地倾诉 (史述/10875字) 曾国鑫陆良为滇中以南北盘江流域为界的古“劳浸靡謨族”之一域,荒凉的山林水泽为之地表状象;故汉史续西楚将军“庄蹻开滇”分置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9 19: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9 19: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gx540612 于 2019-9-9 19:20 编辑
zgx540612 发表于 2019-9-9 19:06
洪武十五年(1382年)明朝军队从马龙、曲靖越州一路沿江、河峡谷突入陆良大泽而惊诧眼界洞开后, ...
   而真正意义上的“陆良大坝子”形成,则以清朝康熙年间因六凉地震湖啸大灾荒,京城官府派国子监生员杜珍入主六凉,开老南盘江东湿地最低线杜公河入现再被排涸为田的中延泽低洼为储,使“三岔河东乡”湿地大面积出露水面,获得巨量沉积水草沃土,才渐渐形成了实质意义上的“滇东粮仓”,原四围山区和丘陵居民于此大规模移居坝田种植定居并建成了四通八达的坝内水陆交通网后,才被最终定义“农业生产”的。至于其它与周遭境域地界的交叉管辖及民族历史组合构造等,由长久的水域浸渍划分和行政意识变态,因此使得肯定、评价颇难。
   民国2年(1913年),陆良被称为“乡绅”的同盟会革命党人牛星辉以“六凉”义薄近荒凉,且文不雅,倡改“六凉”为“陆良”,寄托“陆地良好之愿望”经辛亥革命新政蔡锷都督府批准,改“六凉”为陆良县。其位于云南省东部滇中线上,行政区划解放初、前期为南迤弥泸行政特区,后一度划改为宜良专区,1960年又改归为东迤的曲靖专区至今。其地理位置为曲靖市南部,居南盘江上游珠江源下部,北纬24°44′—25°18′,与省会昆明市中心同处北纬25°亚热带高原东西直线上;东经103°23′—104°02′,与中国北京授时中心陕西蒲城东经109°22′负差36′左右,属亚热带高海拔喀斯特与古杨子地台交混地质,于2300—1500万年前的印度·亚洲大陆板块漂移相撞下形成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导致原古地中海“马雄—石林海沟”深处的陆良地段断流横翘隆起,由当地地壳板块不均衡推挤造成新生代龙海山峰的出现和陆良堰塞泻湖于900万年前后形成并最终成泽,在明·清朝大规模的烧荒囤垦(放火烧山后种植)、座井取材(原平坝居家之所,多有一困塘做储水之用,实则为当年各各取当地草煤燃烧之后遗!)、开河疏浚活动中,以及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炸滩排涸后最终变成了云贵高原(或“云岭”)第一大坝子。而气象位相,则为海洋、次大陆季风变幻气候,有热带旱(每年10月至次年5月)、雨(每年5月下旬至11月中旬)季明显特征,又有东南亚热带雨林三季气候划分:每年3-5月为热季,6-10月为雨季,11-2月为凉季的高原北、东季风侵润变幻降水的特征存在。当地常年副热带高气压雨季从5月25-至6月中旬开始,第一、二次行雨各5-12天左右为梅雨汛季,后转伏入炎夏北半球西太平洋所起热带台(季)风20-25个影响之中:尾气对陆良有降水雨量影响的有8-13个±,驻程各为2-3天一个半衰期;有风量变幻无降雨量影响的各有3-6个±,驻程为1-2天一个半衰期;而又因为这个低纬台风尾气的连速出现或存在,每到秋季高纬副热带高气压回归之时,受回复低气压的影响,一般两到三年之距,就会有一次“倒春寒”阴沉冷雨的现象出现,留程为20-25天不等,往往给当地的秋收秋种造成损害——而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倒春寒现象的发生,每每与太平洋暖流的厄尔尼诺及拉尼娜现象重合,很多时候一发生夏秋“倒春寒”现象,下年头就会发生圣婴及该“母亲”的现象!因此,在当地的风候玫瑰统计图上,就出现了西南印度洋孟加拉湾热风常年劲刮,东面龙海(邱雄)山将东来太平洋刮来暖湿气流阻在山阳坡上,在此与广西海洋气候形成分野:龙海向阳坡段,年降水1134㎜—1500mm±,背阴脊后的平坝仅850mm—1300mm±,由此形成了陆良“龙海山戴帽,晒破头脑;龙海山系腰,大雨要到”及“东风隔雨”、“牛首乌风”、“雨补畸风”“北庙嘶风”等等的农谚地名奇观或冰雹灾害气象。
   做为地型或地貌,整个平坝内西北侧高于东南,形成流域入口狭小、下沉扩大的“胃斗”积沉湿地现象(这现象由于近年的植被规划不适及盲目开发,正在急速消失成患,极待治理抢救!),常年气温在16-25℃之间,极端气候年均不超过3-5次/天,因此四季温润如春。全境流域积水8.5—10万立方左右,上游沾益、曲靖南盘江水入境、过境径流16.7万方左右,与陆良当地年蒸发量1130mm上下的情况来看,当地降水与蒸发相当,如无外径补充,略显旱象欠水状态,加上域外径流入水或地下径流渗藏冒水,则属丰水态势,因此,加强工程性调度给水、用水、保水及节制外流以怡养风情资源治理非常重要或关键,是云南少数几个综合利用指数较高,轻、农、牧、渔、蚕丝绸工业共举发展的典型区域并为云南入滇中转的锁钥之一——随着现代交通的高速、点对点直达及信息化发展,这种“中转锁钥”的地理优势正在被边缘化!如何迎接这种高速带来的生产、生活方式而不被“边缘”掉?将成为陆良地方生产方式变革的又一关键命题或考验,极需我们深思……
   县城路道距昆明主城100公里±,曲靖主城60公里±,县治行政区域面积经解放后多次与周围调整划拨,已与之前传统面积有很大变化而缩小了将近一多半,属全国比较的中小型县治。现其北与马龙、麒麟区接壤,东与罗平为邻,南与师宗、泸西、石林多界相连,西与宜良九乡为界。县境东西长65.6千米,南北宽62.8千米,海拔垂直高度由最低点的1640±米至最高点2686±米,平坝之外丘陵、高山及沟壑死角林立。站在主城平均海拔1850米±地平线上,东面龙海山麓高出地表5—10°,因此太阳跃出地平滞迟10-25分钟,没有实质上的黎明现象;西面月牙山麓高出地表6—7°,由之导至太阳落山提前8—20分钟,也没有严格意义上的黄昏胜景;由此,导致了这里的太阳出、落与其它各地异趣,别有一番可看、可点之处;南面绵延丘陵石漠嶙峋抱负,数十小山拔地而起,将星星点点如跑禽“母鸡率众雏啄食海鲜”的遍地化石挟裹西南巽风劲吹,秉承着云南又一大怪“云出西边起,风从西南吹”的天象,与高天运西往东的云卷云舒匹配成一众烈马群羊,无端地於蓝天奔逐驰骋,将陆良的“三山四水八大景致”捧成一席美馔直供人眼饱。同时,将中国西南喀斯特丘陵地貌与云贵乌蒙山岩地型契合推移点标帜的清清楚楚、一目了然;而北边天华山高地柱的倾泄齐眉之处,一字排开的竹枝秀缎逶迤,云帆在隐隐约约之间,将“天不满西北,地倾东南”的易经地势夹山带水,滚滚用天干地支的雄伟氤氲携盘江古泸喷薄而出,使“廿堡四营九冲廿七所卅六哨九寨十八湾”兵趣缀响平原,熙熙攘攘着牵手漫山遍野的掣电风车碌碌旋转不停,成就了田坎地垄的无意婚纱尽显妖娆,去向人前述说。另外,开水沸点在74—81℃±,非高压升温而不能杀死一些腊壳较厚的病菌或病原体等,疑难杂症迭出,防疫治疗形势方便控制和预防困难同存一隅,竟给医学、养生研究的实践活动,提供了一定区域的鉴别定位可参、可考科学发展机遇……

点评

全县国土面积2096平方公里,其中坝区面积772平方公里;如将等高线提升至1900米±的丘陵农耕平台处,则平坝规划面积可扩大为1100平方多公里,将有效良田地亩数扩大至100万亩以上,果林40万亩并1000平方公里不足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9 19: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9 19: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zgx540612 发表于 2019-9-9 19:07
而真正意义上的“陆良大坝子”形成,则以清朝康熙年间因六凉地震湖啸大灾荒,京城官府派国子监生员杜珍 ...

    全县国土面积2096平方公里,其中坝区面积772平方公里;如将等高线提升1900米±的丘陵农耕平台处,则平坝规划面积可扩大为1100平方多公里,将有效良田地亩数扩大至100万亩以上,果林40万亩并1000平方公里不足的原立体生态林木水域土地。而这些山地、丘陵重质石灰岩及水域之间,非节理基岩各成圈闭;少数火成玄武简石出露分隔,对工业污染的环境保护较好控制,只要措施得当,有建立大规模工业循环加工集群的良好效用。地势呈北高南低四面环山的泻湖态势,其东面龙海山最高2686(原测为2687)米,平坝最低点为1830米±;南部丘陵连绵至盘江出水口摆集河谷与九乡小河村接壤成柴石滩水库之尾,由1900米以上平台陡降300多米形成摆集——万家河刀截险峻峡谷,在出峡谷之地与石林乃古交界形成Y字型交叉,远远望去如一石门成峰横卧大地,截流向西而奔,风景气势被《紫溪龙迹传》称为河妖美人阿珠“蛊龙云飞,目不暇接”出生之处!西面牛头山高2493米,北面竹子山高2577米,这些海拔2200米之上的避暑线,都是种、养殖高等级蔬菜、药材和牛羊,腌制咸菜、腊肉的极好地方,可惜现仍没有被很好地利用,是为现云贵高原(也既“云岭”)第一大平坝的立体、薄积后发之处!!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该地在清王朝康熙五十五(1716)年国子监生员杜珍外派到来之前,该地其实是一派汪洋水泽涝浸之地,几条对外交通要道,据《爨龙颜碑》颂诗及《紫溪龙迹传》风俗记载描述,均环建于四围的山坡之上,仅有少量土地在当年泽草堆积的沙洲于地表水线的压力抬升作用下出露水面,被谓之曰“漂浮于荷叶之上”!而在之前的康熙五十二(1712)年,六凉在长期特有的地质地貌泐蚀浸润作用下,由烧荒囤垦活动再次引发特大地质垮塌地震,之前东边龙海山体下腰处三岔河段土壤因水患几乎全线断裂崩塌,使原早已于古地中海退出后的150-80万年左右,因多次大、小冰川对龙海山顶的浸蚀或重压,就垮塌过的马街皇家山、后侧的“雨麦红—板桥白泥口子”峡谷一带古地质再遭浸蚀、劫难前移,并在大量夹水泥石流的冲涮、混合下形成了现龙海山阴对坝子面的近乎垂直、陡峭险峻错落,产生出现了今天多相混合、冲涮形成的“彩色沙林”凹陷景观现象:三岔河龙海山龙风寺之上的一片风化露头巨石,则被震落滚入山下成为了所谓的“飞来石”遗迷!而由这造成区别于大洋地层深源地震引发海啸的内陆“湖啸”水害,则导致群民受灾、饿殍遍地,人口锐减至仅存四万左右而惊动了京城,因之外派国子监生员杜珍前来陆良任职。杜到任后,学当年李冰父子都江堰治水经验,查得六凉整个湖体座落在1840米古沉积物体海拔之上,而南盘江出口处的松山部大、小孤山地脉隆起处,则形成了1847米新生代石灰岩红壤堆积与古扬子地台交混至现大马路、大沟一带,对原陆良湖泽形成了斜面楔形浅水地质“双湖勒腰”剖面,如从旧盘江沙沟岩处贯修一渠引水,通过峰腰处向南至庄上现麦子河坝岩下海界最低处,将原沼泽湿地积水坐沟排涸,即可获得大片肥沃耕地,以解决群民的生计问题……因而,他用“修渠建圩,坐沟囤田,各开各得,三年免征赋税”的方法,引导当地村户各各落籍开挖修成了现今被人们普遍尊为“杜公河”的水渠一条,将水排渚至当年徐霞客乘云南唯一条水运滑船水路,经南盘江驻足前往昆明的中延泽海子岸边,从此才有了“三岔河”东乡的广大农村,六凉大地才在后来不断的排涸、蓄塘纳水、截流及西桥炸滩中逐渐显露出来,成了“云岭第一大坝子”——而也就是这个大坝子炸滩排涸及大规模工、农业种植开发的最终完成,并1970—80年前后的“万人上阵”新盘江修成后,陆良才逐渐在随之而来的大规模开山取石搞基建、造水泥粉灰活动中,彻底地堵塞、截断了原来湖沼蒸发的自体氤氲循环加海洋季风交换的湿凉气候环境,转变成了单纯的纯季风气候。原先经常出现并笼罩龙海山腰处的自氲雾雨幻化现象及山脚泉水猛然涌出的景象逐渐不再,初次在一些原先草茂水丰的地方出现了自体用水的循环危机!但可喜的是:虽然随着这些危机的出现或意外发展,也给原先水患严重、当地农业长期处于洪水泥沙横流等等地质灾害的威胁,得到了有效的减轻或治理,使这块历史上从来被诅咒的荒凉土地,终于在多多少少历代人们的治理上,逐渐地变成了一片水网遍布、林木成荫、水美草丰的少有“安稳,宜居”之地,而莘莘不息地翘盼着人们的开发。其情向下:
     陆良,全县辖8镇2乡1个华侨农场,125个村民委员会,15个居委会,耕地面积42万亩(实存数应比这为多!)2014年末总人口75万人,其中农业人口35万多人,基本达到了城市工业化转移比例改造,并快速由传统农业经济朝着农工商专业经济模式发展——可有点遗憾的是:这种快速,因经融模式或投资、资源模式的不对衬,造成了大量的劳动力不能被当地吸收而外流打工,在籍人员减少,导致当地招工都有困难,仅留下了大量老龄人口在留守传统工、农业生产的现象,极待扭转!
而做为人文生活资源,则如下:早在西汉元丰二年(公元前109年)设县,是云南最早建置的24个县之一。其人杰地灵,自然历史由荒凉多灾朝向物宝天华转变发展,自来素有“文献之帮”、“鱼米之乡”,“马帮驮子”和近代“丝绸之府”的美誉,更是著名的爨文化传承、发祥地,荣获“全国书法艺术之乡”称号,为全省十个特色文化建设试点县之一;历史文化积淀颇丰,在明朝以前多承夷、蒙火化深埋的葬俗和女性做家的传统,并有耍山对歌婚恋的习俗……地方文化独具特色,历史文物古迹众多但也被历史战争、天灾破坏严重,旅游人文资源丰富而欠开发,境内有世界罕见的海、陆相自然地理堆积,冲涮奇观4A级旅游风景区彩色沙林;西、北牛头山和竹子山新生代多次大小冰川风化切割峡谷遗迹;云南第三大淡水系湖泊“中延泽”排涸;西桥炸滩、“万众上阵”所开新盘江等等众多人文;有被云贵总督阮元发现,康有为誉为书法“天下神品第一”的国宝爨龙颜碑;有五峰山国家级原始森林公园及四围多处山川莲花瓣包裹般的幽隐奇境;有始建于明代,祭奠“元明战争”的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大觉寺和千佛塔;有如诗如画、陆良古泽遗迹的万亩荷花白水塘;还有滇南个旧马驮旱路大锡,达云南唯一水路“陆良—沾益水运转铁路”的陆良袁芳桥码头(也既徐霞客当年入昆驻足凭吊之地也!)遗址;及旁石林县《阿诗玛叙诗》对陆良的神话“倒水”遗迹等等;而由于这里曾是史前古地中海“马雄—石林、弥勒海流·海沟”的所在地和后喜玛拉雅地址隆起地貌片区的存在地,所以从龙海山顶旱海至整个陆良坝子的牛首山扬子地台境内,到处遍布有多次大小冰川山头或峡谷Y字型切割、水凹地坪遗迹,海螺(蚌)、珊瑚及海星虫等生物化石,而最盛的原“河纳县域”母鸡山(可惜,因开山采石,现这山已变成“半边鸡”了。但将这“半边鸡”新开凿为一大型雕塑“爨府故地”并依原山貌设计建筑成祠,立佛做公园,其景将好生了得呢!)片区内,很多地方在地表上随处可见螺蚌化石的堆积!在西桥下滩原南盘江河槽,则海洋远古未明生物化石、冰臼群遗迹更是写满沧桑密约,在各山头、落水大地处,则古扬子地质的黄壤风化、丹霞、矿遗多露头地貌等景区景点和众多历史文化建筑的修复等待开发,全都为这块热土增添了封闭养殖、农庄小境观光或研究的无穷魅惑与潜力……而远古人物遗迹有大莫古境内的“阿资土官旧府”可看;近代历史人物的焦灼,则有辛亥革命代表人物旧滇军都督蔡锷、上将总参谋长殷承瓛马街良迪旧居;新滇军派外总司令中将领上将衔的陆良东乡小新庄孙渡故居;解放战争中偏安一隅的云南弥泸特区行政长官马街杨体源,解放军滇桂黔三支队朱家壁、杨守笃活动遗址等等。这些自然地理、人文历史遗迹,都是陆良新增开发的杠杆。需要注意的是:历史遗物的修复,无论如何应贯彻、尊重其“修旧如旧,竣新依新”的历史时序原则,不能随意改篡,让走访者大迭眼镜才好——观其现好多的旧址、遗物修葺,如《大觉寺》、《龙凤寺》、终南山及牛首山道观等的雕塑、文字悬挂,就有书写不符旧物规范、雕塑不是原物样及述景随意等等的不足,让熟悉历史的参访者一看就倒味口的“误口碑”情况出现!而书法牌匾,只有字形貌似,而无字体意象的自然审美建构现象比比便是……使之少了门店蓬壁生辉的增殖欲望,更少了点“书法之乡”的文化豪气让人不爽。
          当然,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陆良县经济建设、社会发展取得长足进步,作为新的工业加工城市迅速崛起,形成了以粮食、蔬菜、蚕桑、葡萄、水果、烤烟、人工菌栽种及养鱼、畜牧为基地,数据网络快递、电力、化工、建材、蚕丝绸轻纺、食品加工等完整供销一体化的工、农、渔、牧专业生产体系,更有大量以地形、地貌海拔2000—2500米冷鲜口感蔬菜种植台地资源等待开发利用,和以云南咸、甜卤味为主,四川麻、辣,滇西怪酸改本地菜酸为辅,添加轻质香油为覆的煮、煎多次加工独特“爨味”饮食口味文化出现,构成了陆良农、工业供应加工经济和社会综合的软、硬实力板块,成为陆良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较好地发挥了城市行政中心的作用。这样的构成或作用,综合起来看,其硬实力和软实力虽然在自然形态生产上有一定的底蕴,但从社会开发的政治资源和人文资源来看却始终缺乏一定的战略纵深;以金融资源的使、利用来看,则基本处于一个“生产内销单位”而非投资、融资的输出性框架,唯一可做“外向输出”的市场开发,又由于人才外流、无水养渔的管理内耗而使纵深缺陷弥难……因此,如何拓展战略纵深,使其从自然经济朝着实体、市场辐射经济扩展,就成了本地的首要思想文化“巧实力”建设必要!并在产品代、深加工及新增制造业上面成了重要课题。如果在这方面组织好了,并开创成一种具有本地特色的战略架构模式,和上述社会历史、自然资源进行合理配置,彻底克服当地多年管理和生产上长期形成的旧经济思维模式存在,将吏治出新,出勤与政治纪律巡查考核紧密相扣实现无缝对接,让软、硬实力板块的“巧实力”抽象能力再生,使工农产业的“拿来使用”朝着“专利应用”的智能占有方向上转移铺开,以实现历史辉煌有一定可能并存在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9 20: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清朝康熙年间因六凉地震湖啸大灾荒是真的吗?几级地震啊?

点评

不知你看没看过,陆良在建西城的时候,被开挖的地质剖面上处,一直到公墓山前的烂石滩地面上,很久以来都是在水线之下啊——以此,就可看出当时的湖体有多大,而为什么之前的九乡故道要修在现在的“平坡”之上了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10 10:49
你一个学地质的,走入陆良坝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应该是龙海山脚下的哪一条长长的垮塌线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9 22:18
是真的。可惜的是:哪个时候没有现在这定级标准啊!只知道的是诺大个当时的陆凉洲,杜珍到来的时候只有不到3万的丁口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9 22: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9 22: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天涯 发表于 2019-9-9 20:10
以清朝康熙年间因六凉地震湖啸大灾荒是真的吗?几级地震啊?

是真的。可惜的是:哪个时候没有现在这定级标准啊!只知道的是诺大个当时的陆凉洲,杜珍到来的时候只有不到3万的丁口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9 22: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天涯 发表于 2019-9-9 20:10
以清朝康熙年间因六凉地震湖啸大灾荒是真的吗?几级地震啊?

你一个学地质的,走入陆良坝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应该是龙海山脚下的哪一条长长的垮塌线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10:49:26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天涯 发表于 2019-9-9 20:10
以清朝康熙年间因六凉地震湖啸大灾荒是真的吗?几级地震啊?

不知你看没看过,陆良在建西城的时候,被开挖的地质剖面上处,一直到公墓山前的烂石滩地面上,很久以来都是在水线之下啊——以此,就可看出当时的湖体有多大,而为什么之前的九乡故道要修在现在的“平坡”之上了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布,不代表本站立场或认同其观点,所有纠纷均与本站无关!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陆良网 ( 豫ICP备08002571号 )

法律顾问:云南同乐律师事务所 钱朋林律师

GMT+8, 2019-9-18 11:13 , Processed in 0.14927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中国 © 陆良网 2008-2018|关于陆论

运营机构:陆论工作室|站务QQ:450043295

Powered by Discuz!|滇网安备53032203502002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