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94|回复: 9

[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9 23: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芦沟月夜 于 2019-2-9 23:05 编辑

                                                                                             
       年打工回来了,到家门前一看,他怎么也淡定不起来。三个孩子一个也不叫他一声“爹”,只是呆呆的,傻傻的看着他,像看一个陌生人,又像是看西洋镜,眼光里充斥着好奇、警觉和贪婪或许说还有无知。年一阵鼻子酸楚,眼泪都出来了。
       他不想怪孩子们对他的不敬不恭,不亲不友。你想吗,自己从年头出去到现在就没有跨过这个门槛一步,孩子们早已不关心还有一个叫爹的人在外面,他们也没有期盼年回来。回来干什么呢?家徒四壁的现状只有等待扶贫干部来改变了,自己看来没有这个能力,从年头干到年尾,虽说也有小几千的工钱挂在老板包工头的账面上,但要见到现钱,那是比见王母还难。工友们有的提前走了,说是等不了了;有的还要等,说是希望去上访,再不成就到天桥上去跳桥或者塔机上也行,这样总会引起人的注意。但听说这一招现在不灵了,政府不想管了,政府觉得这纯粹是要挟政府。
       年也不想怪自己的女人。他走的时候,女人没有去送他,不是说一点感情也没有,女人的感情全给了田里的庄稼。这也要钱,那也要钱,女人一个人在家拉扯三个娃儿,年倒好像没有事一样,工地上干活,下雨天干不了还可以睡个觉,打个牌什么的。女人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下雨的时候,她想猪还在外面淋着哩!田里的玉米正好可以施点追肥,一刻功夫也不能闲。大娃子小毛桃都上一年级了,别的人家都是去接送,她没有时间,就觉得像没有这个爱心一样,让小毛桃自己到三公里外的大村去上学。前不久的早上,天冷的背时,小毛桃到学校时,已经是个冰花男孩了,幸好孩子乐观,还向老师和同学们做个鬼脸,逗得满堂哄笑。
       年到家的时候,女人并不在家。他想问问孩子们他们的娘去哪了,话到嘴边又打住了。问谁呢?怎么问?问了又怎么样?难道还有什么喜事需要迫不及待地告诉女人?两手空空的回来,连个交代都不知道怎么说,还是算了吧!
       年自己推门进了屋。孩子们没有理睬他,他也没有向孩子们表示什么。过年的东西,不就是吃的吗?本地街上都有,回来再买,再说老远的买东西也不方便,更主要的是工钱还没有到手。包工头说在腊月二十八之前一定会打到卡上的。年半信半疑,但终究还得了一句话,有个念想。
       女人是在下晚烧火的时候回来的。她看到年的时候,年其实早已看到女人了。女人没有大的面部反应,反正这几日是要回来了,况且先前年也给她打过电话。女人见到年好像倒很不自然,她是给蚕豆打农药才回来,喷雾器还在腰上,额上的头发一咎一咎的。农村女人,对什么都在心里。年也没有说话,赶紧上前把喷雾器接下来。
       三个孩子围上来嚷着肚子饿,女人嗔怪了一声,就洗手到灶台边去了。年又是一阵鼻子酸楚,紧接着眼泪就下来了。

发表于 2019-2-11 12: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的微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22: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现世里的“杨白姥”啊,多令人生憾!

点评

杨白劳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2-13 13: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3 13: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zgx540612 发表于 2019-2-11 22:36
新现世里的“杨白姥”啊,多令人生憾!

杨白劳

点评

白劳太过了点,这个年他还得到了家啊!而杨白劳他可是什么都没得到,喜儿也变成了《白毛女》啦!!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2-13 13:5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3: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劳太过了点,这个年他还得到了家啊!而杨白劳他可是什么都没得到,喜儿也变成了《白毛女》啦!!

点评

有道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2-13 21: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5: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啊 ! 支持。。。。。。

点评

文章是过年前写的,就是在监考时无聊随手就写成了,这样监考也就结束了。哈哈哈! 本来没什么意图和构思。但现在分析一下,还真有一点意图了。我觉得至少有:1.反映了农民工讨薪难的现实问题;2.反映了农民为了生存背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2-13 21: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3 21: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zgx540612 发表于 2019-2-13 13:57
白劳太过了点,这个年他还得到了家啊!而杨白劳他可是什么都没得到,喜儿也变成了《白毛女》啦!!{:mocs ...

有道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3 21: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海舟 发表于 2019-2-13 15:47
好文章 啊 ! 支持。。。。。。

文章是过年前写的,就是在监考时无聊随手就写成了,这样监考也就结束了。哈哈哈!
本来没什么意图和构思。但现在分析一下,还真有一点意图了。我觉得至少有:1.反映了农民工讨薪难的现实问题;2.反映了农民为了生存背井离乡出去打工导致孩子得不到照看亲情流失的问题;3.反映了农民工夫妻长期分居关系松懈,感情淡漠的问题。
这些问题可能是当下社会普遍性的问题,应当引起人们的重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16:5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文字朴素却耐人寻味!

点评

谢谢斧正!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2-14 20: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4 20: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柳叶刀 发表于 2019-2-14 16:50
写得好,文字朴素却耐人寻味!

谢谢斧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布,不代表本站立场或认同其观点,所有纠纷均与本站无关!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陆良网 ( 豫ICP备08002571号 )

法律顾问:云南同乐律师事务所 钱朋林律师

GMT+8, 2019-7-23 02:07 , Processed in 0.05182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中国 © 陆良网 2008-2018|关于陆论

运营机构:陆论工作室|站务QQ:450043295

Powered by Discuz!|滇网安备53032203502002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